人生最高の享受

miaoshansh.exblog.jp
ブログトップ

2018年 04月 07日 ( 4 )


2018年 04月 07日

キリンの作り方(バルーンアート) one balloon giraffe (balloon twisting) 麒麟 ( 造型氣球) Kirin


[PR]

by miaoshanshi | 2018-04-07 22:01 | Comments(0)
2018年 04月 07日

八位高僧大德的临终开示,非大福报者不得见也!


2018-04-04 善知识法雨


祈愿所有圆寂高僧大德乘愿再来,普渡众生!阿弥陀佛!


八位高僧大德的临终开示,非大福报者不得见也!


虚云老和尚

虚云老和尚最后遗言及圆寂后的样子---摘自《体光老和尚开示录》

我在云居山, 我看着虚云老和尚啊,好象很容易,这安安静静的就跟睡着了一样就断了气,看着没有一点痛苦,这就是他呀,几十年、百把年的修行,临命终现瑞相。虚云老和尚,人家把他软禁了,他跟那些头头说:我犯什么法?你这样搞啊,我死不闭目!


老和尚断了气,两个眼睛是圆的,瞪起来了!这是金刚相;老和尚那个手啊,变成了兜罗绵手,跟佛的手一样,我们这个手只能往里弯才能拿东西,他那手啊,翻过来也能拿东西,就跟棉花一样,那就是说,他不是一般的人,兜罗绵手只有佛有, 这是三十二相之一,那两个眼睛是圆,他一生都是闭着眼睛,嘴呀,张的是圆的,因为他说过嘛,他说他死不闭目,这算有主宰呀!


后来,大家勉勉强强的给他老人 家化身,我也看见了,他除了一点灰,还有几个大腿上的骨头,其他的都是舍利。


遗嘱——法赖僧传,僧衣不可改!


还没有圆寂的时候,他写了一张遗嘱,他死的时候,确确实实一百二十岁,这我知道。死了,就在他那个茅棚很近的地方挖了一个坑,弄些山上的柴火,把他那个龛子放到上面, 就把他烧了!烧的时候,那时候正是斗争啊,五九年哪,虚云老和尚也受了摧残,他也是右派。


后来老和尚另外又写了一个遗嘱,他说,这个和尚衣服可不要改呀, 改了这个衣服,我们僧相没有了,佛教就不存在了,佛教的存在,就靠这个和尚衣服啊,靠这个庙啊!没有这个庙,没有僧人衣服就不行了


虚老和尚圆寂的时候说,以后出家剃头啊,要照他说的四句,跟以前不一样,说:金刀剃除娘生发,脱去尘劳不净身,圆领方袍僧相现,法王座下又添孙。这是虚老和尚说的,后来云居山收徒弟,剃头的时候都要说这个。


虚云老和尚最后遗言


农历九月十二日,至十二时半,公唤侍者一起进来,举目遍视,有顷曰:


你等侍我有 年,辛劳有感。从前的事不必说了。我近十年来,含辛茹苦,日在危疑震憾之中,受谤受屈,我都甘心,只想为国内保存佛祖道场,为寺院守祖德清规,为一般出家 人保存此一领大衣。即此一领大衣,我是拼命争回的,你各人今日皆为我入室弟子,是知道经过的。你们此后如有把茅盖头,或应住四方,须坚持保守此一领大衣, 但如何能够永久保守呢。只有一字,曰:戒。


说毕合掌道珍重。诸人含泪而退。(摘自《虚老和尚开示录》)


虚云和尚 临终所写的话(历史资料)


虚云和尚无病无疾,圆寂前当晚,住在自己的茅棚中。至半夜时起床,发现房间内有二僧,为照顾虚老,他们自己偷偷溜到虚老茅棚里。二人皆身体蜷缩睡在,虚老床头和床尾。 见虚老醒来,床头僧起身,看着虚老和尚。虚老见此云:“你怎么在这里呀?”床尾僧此时也醒来,站了起来。虚老见此云:“你也在这里?”


之后,虚老让两人回寮休息。两人离开后,不忍离去与其他赶来的僧人,沙弥等,共有四五人或五六人,围绕在虚老和尚茅棚的窗户上,在缝隙中向里面观看。见虚云老和尚,倒了一杯水喝下,在桌子上写下了几个字,之后卧床而眠。


次日,虚云和尚圆寂!


虚云和尚最后写下的内容大意是:反对我的人,你们不要反对了,我马上就要走了;舍不得我的人,不要舍不得了,我去去就来。


虚云和尚的一生,大 部分时间生活在中华民族苦难最深重的时期,也是中国佛教最低迷、僧团社会地位最低下的时期。在漫长的行脚参方过程中,虚云和尚对当时僧团中的种种不如法现 象,都有真切的了解,对中国佛教衰败的原因和未来走向,也作过深刻的反思。他认为,僧团是佛教的核心。僧团素质的好坏直接关系到佛教的前途和命运。


在《末法僧徒之衰相》一文中,虚云和尚甚至严厉而痛切地警示天下衲子:俗有言,“秀才是孔子之罪人,和尚是佛之罪人”。初以为言之甚也,今观末法现象,知亡六国 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灭佛法者,僧徒也,非异教也。


虚云和尚在 《教习学生规约》中讲:自正眼不明,人心陷溺,有蔽于声色货利者,有惑于异学左道者,有误于旁蹊曲径者。举世茫茫,赖有人焉,弘传正法,使觉树凋而复茂, 慧日暗而再明。无如末劫,障深慧浅,德薄垢重,求其识因果、明罪福亦已难矣!况明心见性入圣超凡乎?所以剃染虽多,解悟者鲜,因乏明师启迪;即有教者,不过学音声法事以为应世之具,将我佛度世悲心,翻为粥饭工具,不亦深可慨乎!


赞虚云和尚偈---宣化上人


中流砥柱挽狂澜,仆仆风尘救倒悬

为法忘躯无自己,恒顺众生有人缘

黑暗明灯光普照,苦海慈航度大千

云居真如留圣迹,源远泽长法界宽


附:云门事变——虚云老和尚惨遭军警毒打,入定神游兜率天宫内院(摘自《体光老和尚开示录》 )


云门事变,1951年大陆“镇压反革命”运动中,发生震惊世界的云门寺僧受迫害之事件。1951年2月, 其时适全国“镇反”运动开始,有湖南某县不良分子某等混入其中,湖南公安局部门追至云门,将其捉拿归案。由是之故,遂引起乳源地方当局对云门寺新老僧众的 怀疑,甚至误传云门藏有军械、电台。地方当局乃于夏历二月二十四日派出百余军警,将寺院团团包围。为搜寻军械电台,所有殿堂房舍均经详细搜查,一无所获。 此即海内外一时甚传的“辛卯云门事变”的开始。直至夏历五月二十三日,京穗调查组至寺,一场镇反扩大事件始告平息。


在云门事变 中,乳源地方当局派遣地方干部及民兵百余人包围广东曲江云门寺。以该寺隐匿革命分子、窝藏军械及金银为由,拘禁残杀僧人,非法占领寺内,毁坏大殿屋瓦及佛 祖金像、法器,并将监院明空及职事僧惟心、悟慧、真空、惟章等二十六名僧人掳去,酷刑逼供,有被打致死与折断手臂者。又囚禁虚云老和尚,并搜去其毕生珍贵 著述。


当时虚云老和尚年已一百一十二岁,然而仍遭受军警多次毒打,并断绝饮食,全寺僧众百余人集中禁闭于禅堂者十八日,饮食睡眠均在其中,大小便有军警看 守,使清净佛地变成了恐怖监狱。直到五月间“云门事变”传到韶州,大鉴寺僧人通知海内外同门,联合营救。后来北京方面电令地方政府严查,云门之围始解。


另 外佛源,觉民,宽度,法云等为保护虚老及寺僧,毅然燃指供佛发愿,秉受虚老慈命,不惜身命,赴京求助。在爱国将领陈铭枢(虚云老和尚皈依弟子,时任大陆政 府中南局副主席)、民革主席李济深(虚云老和尚皈依弟子,时任大陆政府副主席)、周恩来总理、叶剑英元帅(当时主政广东)过问下,厄难最终得解。


1951年3月 的时候,虚云老和尚被单独囚禁在一个房间里,门窗封闭,不给饮食,大小便也不许外出。日夜就只有一盏小灯,很暗,像地狱一样。过了两天,有十几个大汉进 来,逼老和尚交出黄金白银及枪械,老和尚说没有,他们就毒打老和尚。先用木棒,后来用铁棍,打得老和尚头上脸上身上都是血,肋骨折断几根,一边打还一边盘 问。老和尚入定了,他们打得扑扑响,老和尚闭上眼睛,也不说话。这天连打了四次,他们以为老和尚快死了,便把老和尚摔到地上,然后和看守一起离开了。侍者等到晚上,把老和尚抱到床上。


到了初五日,那帮人听说老和尚没死,就又来了,看到老和尚端坐在床上入定,他们更生气了,用大木棍打他,把他拖下地,十几个 人用皮鞋踩,老和尚当时五窍流血,倒在血泊之中。他们以为老和尚这回肯定死了,便很得意地走了。


到了夜晚,侍者又把老和尚抱到床上,老和尚任然端坐在那 里。到了初十的早晨,老和尚慢慢作吉祥卧躺下了,就像佛涅盘那样,过了一天一夜,没有动静,侍者把灯草放在他的鼻孔试试他的呼吸,灯草丝毫不动,以为他老 人家圆寂了,只是老和尚还有体温,颜色也很怡然。


两位侍者守着,到了十六早晨,老和尚微微呻吟了一下,侍者见师还活着,十分惊喜,立即扶师起坐,并告以入 定已八日整。老和尚答道:“我觉才数分钟而已。”令侍者法云“速执笔为我记录,勿轻与人说,启疑谤也”,老和尚缓缓地把神游兜率天听弥勒菩萨说法的事告诉 了侍者法云等人:


“余顷梦至兜 率内院,庄严瑰丽,非世间有。见弥勒菩萨,在座上说法,听者至众。其中有十余人,系宿识者。即江西海会寺志善和尚。天台山融镜法师。歧山恒志公。百岁宫宝 悟和尚。宝华山圣心和尚。读体律师。金山观心和尚。及紫柏尊者等。余合掌致敬,彼等指余坐东边头序第三空位。阿难尊者当维那,与余座靠近。


听弥勒菩萨讲 “唯心识定”。未竟,弥勒指谓余曰:‘你回去。’余曰:‘弟子业障深重。不愿回去了。’弥勒曰:‘你业缘未了,必须回去。以后再来。’并示偈曰:


  识智何分 波水一个 莫昧瓶盆 金无厚薄

  性量三三 麻绳蜗角 疑成弓影 病惟去惑

  凡身梦宅 幻无所著 知幻即离 离幻即觉

  大觉圆明 镜鉴森罗 空花凡圣 善恶安乐

  悲愿渡生 梦境斯作 劫业当头 警惕普觉

  苦海慈航 毋生退却 莲开泥水 端坐佛陀

 

‘以下还有多句。记不清了。尚另有开示。今不说。’(详见虚云老和尚年谱一八一及一八二页)


几天后,那帮 人见老和尚仍然活着,感到很奇怪,心里有些害怕。他们于是商量了一下,有一个领头的人问侍者:“为什么老家伙打不死呢”。侍者回答说:“老和尚为众生受 苦,为你们消灾,是打不死的,久后自知。”他们越发感到很害怕,从此不敢再向老和尚下毒手了。


后来他们看到这件事搞大了,却一无所获,因为害怕泄漏风声, 所以继续围困云门寺,并继续搜查,不准出家人说话,不准外出,吃饭也受到限制和监视。过了一个多月,老和尚受了毒打,伤口发作了,病得越来越厉害,眼不能 看,耳不能听。那帮人看老和尚打不死嘛,也就只好作罢走了。


我看公安局走了,我想看看虚老和尚去,老和尚在那床上睡着了,他一看见我呀,就说:你赶快走吧,公安局要看见会打你呀,你不要在这里。他说到这里,他说:我这骨头都断了!


我看着老和尚鼻子往外流血,嘴也往外流血,老和尚说:你走吧,还到禅堂里去,假若是公安局一来,看到你在这里,他还要打你啊,你赶快走。


我一出他那个门口啊,老和尚在外边呢!他在那边招呼工人修房子、开窗户,你说这是怎么回事?那就是他在屋里打的要死,流了多少血,骨头也断了,我一出门口,他又在那招 呼工人这房子怎么搞怎么搞,你看!后来我又到他跟前去,老和尚这手一摇一摇,你不要来!这我亲眼在那儿看到的嘛!


这一点儿都不假呀!我们这个思想不要分析他,你也分析不到,这叫不可思议!要相信这个,这不是假的!你看虚老和尚一天走几百里他不知道,这就是定,他那个定不是一定盘着腿子,眼睛闭上这才能入定,走路他也在定中,话头追的紧,抓住不放,就入他那个定。


《楞严经》上 说:了了见,无所见,能见一切法,能见无所见,见见之时,见非是见。行住坐卧,不离这个。象这种人,他不会错路,住山和闭关的人要懂这个,他闭关不要问人 了,路头清爽,住到深山里,碰到境界不会有事,不管在哪里,就是死去生来,此界他方,也没有障碍,他了了分段生死,要活几年就活几年,要不想活,今天死也行。


云门事件发生 的时候,寺中一百多僧人都被关起来了,常住里抓走了三、四十人,他们有的是在旧社会当过兵的,有的家里有几亩地,就划成了地主。在国民党时候当过兵的,把 这些人都抓走了,有的后来就没有消息了。


他们这个拿着木棒,那个拿着铁棍,一定要把虚云老和尚打死,老和尚他了不起啊,他说:“不管你们怎么打,我不 死!” 你们看看,老和尚敢这样说,身上都打伤了,肋骨折断几根,五窍流血,他就是不死,那时他已一百一十多岁高龄!也就是说,他老人家是乘愿再来,是再来的菩萨呀!


1952年春,在多次邀请下,虚云和尚离开云门寺北上京城。出发前自书一偈:坐阅五帝四朝,不觉沧桑几度;受尽九磨十难,了知世事无常。(《虚云和尚全集》第八册《传记资料》(上)第164页)



印光大师

印光大师临终时当晚对身边的弟子说:“净土法门,别无奇特,只要恳切至诚,没有不蒙佛接引,带业往生。”

此后精神逐渐疲惫,体温降低。夜里一时半,大师从床上起坐说:“念佛见佛,决定生西。”说完,于是大声念佛。二时十五分,要水洗手后,站起来说:“蒙阿弥陀佛接引,我要去了。大家要念佛,要发愿,要生西方。”说完,即移坐椅上,面西端身正坐。三点左右,妙真法师来了,大师对他说:“你要维持道场,弘扬净土,不要学大派头。”之后不再说话,只唇动念佛。近五点左右时,在大众念佛声中,安详西逝。

茗山长老

茗山长老坐缸荼毗的时间是六月十日凌晨三时。此时,万籁俱在沉寂之中。天空突然飞来三颗金色的光圈,众弟子们惊呼起来,有的看似三朵金色莲花,有的看似曼陀罗花,有的看似白鹤、孔雀,有的看似吉祥鸟,有的看似妙音鸟………,大家只是欢呼、惊叫、念佛,却不及打开相机、录相机,这时,天现奇迹,降下两道光柱,把山顶的万佛塔照得通明,奇异的是两道光柱并不垂直,而是有孤线的飘落而下,竟与莲花缸前两支点燃了的小小蜡烛相连。出现种种不可思议的瑞相。


长老临终遗偈写道: “一旦无常到,方知幻化身。劝君多念佛,念念息贪嗔。”这是劝勉大众的。还有一首写道:“秋水鱼踪,长空鸟迹。若问何往,往生净域。觉而不迷,生必有灭。乘愿再来,何须悲泣。”这是说自己成就道果,往生极乐的,会再来度生,安慰徒弟无须悲泣。第三首:“我佛遗教,以戒为师,依戒修定,因定发慧。由戒定慧,知苦断集,慕灭修道,趋向解脱。”这一首开示大众要以戒为师,精进修行,才能得出轮回苦海。


最后一首:“自净其意,是诸佛教。各宗各派,殊途同归,信此信彼,信仰自由。相互尊重,不立门户,六和无诤,团结互助。依教奉行,五戒十善,四摄六度,逐步修炼。”这是告诫大众各人修习适合自己的法门,不要互相排斥,团结互助,依教奉行。

弘一大师

弘一大师临终绝笔写下了“悲欣交集”四个字,交给侍者妙莲师。“悲”是悲悯众生,大师往生是一九四二年,当时日寇侵略中国,生灵涂炭,全国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因此大师对于民众无限的悲悯,“欣”是欢欣、喜悦于自己终于修成正果,往生极乐。


大师临终之前,还交待侍者五件事,其中之一:“ 遗骸分为两坛,一送承天寺普同塔,一送开元寺普同塔。在未装龛以前,不须移动,仍随旧安卧床上。如已装入龛,即须移居承天寺。去时将常用之小碗四个带去,填龛四脚,盛满以水,以免蚂蚁嗅味走上,致焚化时损害蚂蚁生命,应须谨慎。再则,既送化身窑后,汝须逐日将填龛小碗之水加满,为恐水干后,又引起蚂蚁嗅味上来故。”


大师为人心行细密,弘扬律宗,持戒之严,令人景仰。遵佛祖之芳规,作人天之师范。弘一大师病危前手书偈语:“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花枝春满,天心月圆。”其中最后两句隐隐透露出大师自己修行成就已经功德圆满。

宣化上人

1995年6月7日,一代高僧宣公上人于美国洛杉矶圆寂,世寿78岁,慧灯遽殒,人天同悲。法界佛教总会四众弟子,谨依师遗训,各道场举行念诵《大方广佛华严经》、念佛法会四十九天。


六月十二日于长堤圣寺举行入殓大典,六月十六日移灵至万佛圣城,七月二十六~二十八日于万佛圣城举行追思大会暨荼毘大典。上人生时,既不要名,也不要利,临终遗言亦复如是:“我走后你们可以诵《华严经》、念佛,你们要多少天就多少天,或者一个七,或者七个七。


火化之后,把我的骨灰洒到虚空去;旁的事情我什么也不要,不要给我造什么塔,什么纪念馆。我来的时候什么也没有,走的时候,还是什么也不要,在世上我不要留什么痕迹。”老和尚说:“我从虚空来,回到虚空去。”

广钦老和尚

广钦老和尚在往生前约一星期开始,每天昼夜都自己猛力出声地念佛,那种“使尽每一口气恳切呼唤阿弥陀佛”的念法,非常人可及,大众轮班跟他大声念,尚且声嘶胸痛气力难支,何况他九十五岁的高龄!一般人临终呼吸尚且无力,一切不能自主,他却如健将突出五浊的重围,有弟子恐他以近月不食的体力难以支撑,故建议老和尚说:“师父,我们念,你听就好!”老和尚瞪大了眼,斩钉截铁说:“各人念各人的!各人生死各人了!”说罢又大声恳切地自己念佛。


然而在往生前第六天,老和尚忽然一反平常教人专念阿弥陀佛的作风,突然很紧急命大众为他诵“大藏经”,大藏经浩如烟海,真不知从何诵起,于是请问老和尚要诵哪一部?老和尚答:“总诵!(台语)!大众就赶紧请出一大部一大部的藏经,搬得气吁喘喘,看他老人家一副决定要往生的样子,心中又急又难过,更不知从何诵起,老和尚就说:“看你会什么经,通通给我诵!”


于是大众便一部部诵起,心经、金刚经、药师经、地藏经……。在这紧要生死关头,才发现连仅仅二百多字的心经都几乎要诵不顺口,可说是口诵心焦。当这大众搬大藏经一部部诵时,老和尚只幽默一笑,径自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凡夫信心不定、定力不足,平日虽然都知道临终助念只是念颂阿弥陀佛,然而到了关键时候还是会打失正念、手忙脚乱,广钦老和尚临终幽默的表演,再一次给佛弟子上了深刻的一课。

李炳南老居士

民国七十五年(一九八六年)四月十一日──就是星期五那天,上午胜阳再开车载李炳南老居士到雾峰北沟,本净寺阿弥陀佛像前拜佛。晚间老师又对胜阳说:“我要走了。”胜阳就说:“老师不要讲笑话,老师已接受大家忏悔,答应再住世几年,怎么又说此话?”老师说:“告诉他们,我真的要走了。”四月十二日,老师食量渐减,但神智十分清楚,家中念佛录音带二十四小时不停播放,偶有莲友前来探望,老师均右卧吉祥,手持念珠。胜阳不时也大声念佛,并有同学一起念佛。


十三日凌晨一时左右,胜阳请老师开示,老师很清楚地说:“一心不乱。”到十三日清晨三时,在念佛声中,老师把手中的念珠高举在头上,大家以为老师要往生了,忙跪下来大声念佛,同时有人把阿弥陀佛接引像请至老师床侧,意思是使老人家看得到。这时老师忽然表示要起身礼佛,随侍弟子猜想一定是这样做不如法,就把佛像请回佛堂。老师翻了个身,作吉祥卧,嘴唇微动,手持念珠,随大家念佛。


到五时二十分,天微亮,老师脉搏微弱,胜阳请人通知莲社社长和总务速来,五点三十五分社长王炯如师兄到达,即跪在床前一起念佛。老师露出慈祥的眼光看看他。炯如师兄说:“老师也要一心念佛,弟子是王炯如。”当时老师一颔首,眼睛一闭,使劲吐两口气就安详往生了。


莲池大师

莲池大师一生致力于弘扬净土法门,主持云栖道场四十余年,言传身教接引无数佛子同归净土,临终前半月预知时至,于明神宗万历四十三年(1615)六月底,先往城中别诸弟子及故旧等,后归寺中具茶汤设供话别众僧。七月初一,上堂对大众说“明天我要走了!”。


晚上,大师示微疾,瞑目静坐于丈室。次日夕,诸弟子等请留遗训,大师睁眼开示:“大众老实念佛,莫捏怪,莫坏我规矩。”言毕向西念佛而逝。师世寿八十有一,僧腊五十。弟子奉其舍利入塔于五云山麓。自七祖省常大师生西,至莲池大师行化于世,其中间隔五百五十余年。此时间内教法式微,净宗不振,虽有高僧大德出现,弘扬净土念佛法门,以救道法之衰落,然收效甚微。证诸史册,自身行持谨严,度众不遗余力,莲池大师当为最为出色者之一。






[PR]

by miaoshanshi | 2018-04-07 21:18 | Comments(0)
2018年 04月 07日

业障清除的五种表现,对照一下你是否已经具足……


2018-04-07 常随佛学



  修行两件事情不能等,一是清净业障,二是广结善缘。我们造下的恶业,身语意的恶业,会形成一种无形的障碍,这就是业障。而如何消业障,放生,义工,诵经,甚至生病也可以当做消业障。很多人觉得做的越多,就表示自己业障越轻,所以,今天就讲讲,怎样才算业障减轻了。


  很多人似乎比较喜欢形式,比如诵经要讲数目,佛号也讲数目,放生要讲金钱,布施也讲金钱。有人诵地藏经三千部,那是很了不起的,每部地藏一般要诵1个半小时。而有些人把工资除了维持日常外,剩下的就是拿来放生了。每年放生好几万,救命无数条。那么业障消除了吗?业障消除的标准是什么呢?


  很多人诵经,因为求婚姻,求孩子,求爱情,求身体健康工作顺利。而且也真的达到了。八苦中求不得是一种业障,但是求得了,不代表业障消除了。很多人说,我诵经很多部,参加法会无数场,参加灌顶无数次,放生无数人民币,业障应该消除了吧。先讲个故事,当年梁武帝问达摩:“我一生建寺无数,斋僧无数,该有功德吧。”达摩说:“实无功德。”为什么实无功德呢?功德不能向外求,见性是功,平等是德,向外求的,是福德。所以说梁武帝没有功德。


  菩萨不会和凡夫算账,也没有说过说你念多少部我消你业障。当然,能诵三千部也是非常了不起的,起码要有很强的定力。业障和你读诵经典多少没有关系,礼拜的数目没有关系。跟你的心有关系。


  如果你业障消除了,你本有的出离心就会起。那么你的贪心,执着就会慢慢减少,起码的你看淡世间的物质的执着,情感的执着。如果你学佛了,抓着佛法紧紧不放,世间的物质情感名利也放不下。说明你的业障并没有消除,因为学佛修行要的不是抓,而是舍。有的人学佛,不过是为了现世过的更好,根本不想出离,那么你不是修行佛法,不过是在修行世间法。


  如果你业障消除了,你本有的智慧就会生起。智慧是每个人本有的,不用向外而求的,经书乃白纸黑字,如何度人出离生死,只啃经书,不肯从心底下功夫,那不过是一介书生罢了。修行是用在刀锋上,是在烦恼,是非升起的那一刹那,看看你能不能觉知,降伏。有些人虽然懂了三藏十二部经典,懂了各种名词,但是当下的烦恼却降伏不了时,只能说明我们都是研究佛学,不是学佛了。研究佛学不能减少你的业障。时刻观察自己的念头,让智慧升起,这就是学佛的根本。


  如果你业障消除了,你本有的慈悲心就会生起。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我们无法慈悲,因为执着于一个我,我执障碍了我们的慈悲。很多人虽然啃了很多经书,也知道了慈悲的含义,但是慈悲不是嘴巴上讲讲就过去的,而是真正实行的,才能发觉自己够不够慈悲。是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去伤害别人,甚至逃避自己的责任呢。


  如果你业障消除了,你本有的菩提心就会生起。三世诸佛都是因为发了为众生离苦得乐的愿力而成佛。菩提心就是不忍众生苦的心,你发愿去救他们出苦海,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救拔苦海众生出离苦海,这就是菩提心。菩提心是大乘佛法的精髓,佛教徒应该发菩提心,但这种心不是嘴巴念念“所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就是的,而是要切实的去实行的东西。我们诵经时也懂得回向法界众生,但是也许“法界众生”对我们来讲只是四个字,简单念过而已。因为菩提心还不够。


  如果你业障消除了,你的恭敬心就会生起。业障凡夫都是看自己很了不起,看大家都是凡夫,唯独自己是菩萨的。而真正的菩萨,则是看自己是凡夫,看别人都是菩萨。如果我们觉得自己很有修行,这说明我们业障并没有消除,只有看到自己没有修行时,那时你的业障才减轻。佛经中记载,有个常不轻菩萨大家知道吧。


  如果你本有的出离心,菩提心,慈悲心,恭敬心,智慧都生起的时候,说明你的业障在减轻,如果学佛后,你越执着,越我慢,越贪心,那说明你的业障还没有减轻。为什么出离心菩提心慈悲心是本有的呢,本有就是我们本来具足的,因为我们每个人具足一切,只是自己被障碍,蒙蔽住了而已。修行就是要露出我们的庐山真面目,去除我们的执着,妄想,分别,那如来藏性本来就是清净的啊。(生根活佛





[PR]

by miaoshanshi | 2018-04-07 20:51 | Comments(0)
2018年 04月 07日

身心常放鬆,逢人面帶笑

放鬆,能使我們的身心健康,活得自在。

無論發生任何事、遇見任何人,都不必緊張、不必擔心,只要心存感謝,就能放鬆身心,面帶微笑。

人如果經常處於緊張、憂愁、憤怒的狀態,或是一天到晚胡思亂想,卻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臉上一定缺乏笑容,最後不但心理不健康,身體也不會健康。

所以,我們的心要常保清淨,不要自尋煩惱,也就是頭腦裡沒有憂鬱、不滿的事,因為世界上「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既然已經知道可能會有八、九成不如意的事出現,那還有什麼不如意的呢?

---本文摘自《放輕鬆,免緊張!


[PR]

by miaoshanshi | 2018-04-07 08:40 | 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