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高の享受

miaoshansh.exblog.jp
ブログトップ

2018年 02月 18日 ( 8 )


2018年 02月 18日

比丘尼师父们的别样芳华…

2018-02-18 常随佛学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每天感悟佛法智慧。


你想象中的比丘尼的生活该是怎么样的?


《红楼梦》中的一句”可怜秀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让许多人觉得她们的日子,是冷冷清清的,是心如槁木的。


如果你也这么认为, 那么下边曹山宝积寺中比丘尼师父们的生活剪影将彻底粉碎你的印象。


对, 曹山宝积寺,中国禅宗五脉之一曹洞宗的祖庭, 也是唯一由比丘尼师父掌舵的禅宗祖庭。


这里, 同样有着青春、有着热情、有着五彩缤纷,还有一份不同寻常的清明智慧和济世情怀……


走进她们,让你看到清新的生命,别样的芳华……




01

包子


民以食为天, 师父们也不例外, 看着这满漾着青春信息的文字, 小编感受到的是佛法熏下的那颗活泼自在的心。 (可见传说中的万年俱灰,是对佛门多么深的误解!)




曹山的包子名声在外多年,尤其禅七的包子,素来有“开悟的包子”的美名。


曹山的包子,绝对不同于被黑得透透的,高校食堂的包子:

咬一口,没吃到馅儿;

再咬一口,馅儿过去了……


曹山的包子,皮儿薄馅儿大味儿又美,那叫一个香!


而且禅七四个七,包子馅儿能每天不重样,吃过包子的师父,几乎没有感冒咳嗽的,个个精神健旺身体棒!


就冲这,小编要为包包子的,师父师兄和义工菩萨们打call~




可是、但是、But!小编过午不食,于是,每天傍晚养息香后行包子,对小编来说简直就是上刑:只能看不能吃!目测暴击伤害在1万点以上。





一日,行包子的师兄,看见小编望着包子,一往情深的眼神儿,在走过我身时,一不小心,把手上装满包子的盆,颠了一颠,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味道……


小编只能抬头45°角望天,生怕一个没忍住,眼泪和口水齐飞。




So,今天作这篇《包子赋》,也算是种疗愈吧,安慰一下跟小编一样,咽着口水忍成内伤的师兄们。

包子赋


在那大寮里头,案板上面,

有一群大包子,

它们皮儿薄馅儿又大,

它们每天不重样,

它们早上配粥,晚上蜂蜜,

味道美无边,

每个吃过的人快乐笑开颜!





啊,可爱的大包子!

啊,诱人的大包子!



它们千百年来坚守禅堂

帮大家开悟,

它们奋不顾身

法喜充满!


(Repeat)



02

御寒


寒冷的冬天,我们有家庭的温暖, 那么庙里的她们呢?是否真的是冷冷清清,凄凄惨惨,答案是——

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她们不但有创意御寒法,还有温暖的关怀……


今天小编看一段子,深有同感:


这种天气,床以外的地方都是远方,手够不到的地方都是他乡,每次起床都是背井离乡,上个洗手间就是出差,上班简直是出国。


好吧,照这样说,凌晨四点起床上殿的我们,是不是该说被流放南极了?



入冬以来今天格外冷,这到底是咋回事涅?小编一看,原来曹山所处的长江沿线全下雪了。从城市到乡村,处处是雪景。隔着屏幕看,是挺美的哈。连大理这样亚热带高原季风性气候都反常地下雪了……唯有江西,别人下雪,它却下起了大雨……南方冬天的雨啊,下起来可愁人,湿气伴着寒气……

无孔不入,让小编这个地道的北方娃,无比想念暖气……


话说回来,难道身处曹山的我们,就只能靠抖着过完这个冬天吗?难道就没有可以取暖的方法吗?一身正气的小编可以负责任地说:有!介可是小编亲身体验来的取暖秘籍,一般人咱不告诉他。



这次禅七,被冻坏了的小编,走遍了曹山,只发现一个地方超级暖和,那就是——禅堂。大家以为在禅堂就只是打坐,那真是图样图森破。曹山的禅堂里外加起来1千平方米的面积,除了禅凳供大家打坐之外,其它位置真真儿是个绝佳的运动场!厚厚的棉门帘一放下来,寒湿冷气就全被挡在外面了。



禅七每天20支香,有10支大家就是这样,或行香,或跑香完成的。小编粗粗算了算,

一天走个20公里不成问题。行香讲究虚腋,啥意思涅?就是你的两个胳膊不能贴着身子,得甩起来大步行,腋下是虚的,这样气就可以随着动作运行起来。一支香行下来,最先发热的是气机启动的位置:腰部。然后浑身上下都暖和起来。气血通畅的师父,甚至会微微出汗。




行完香,禅堂的这杯茶不可不喝。早课香通常是:盐炒姜+花椒水.这是住持养立法师

特意为大家配制的水:

将花椒、辣椒和姜按比例和一定的投放顺序煮出来的水,驱寒祛湿有奇效。


小编超爱养息香之前的这杯茶,冬天通常是普洱+陈皮,或者是黑茶的组合,理气调中最是有效。原本行香只是身上热,等这一杯热热的茶喝下去五脏六腑就都熨帖舒服了,湿冷冰冻的感觉一扫而空。这时候再打坐,除了鼻头的空气是清冷的,可以帮你保持头脑清醒,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暖和,别提多舒服啦!其实今天小编上晚殿的时候犯了错,下殿时在大众师父面前求忏悔。磕完头还是觉得很难过,就跑到大殿外一侧偷偷掉眼泪。(没错,小编泪点低,经常哭鼻子)比丘尼师父们看到不忍心,就你一言我一语开导小编。这个说,人总会犯错的,错了好好忏悔,下次不再犯了就好啦。

那个讲,众生都很慈悲,你这样难过,他们也会跟着难过,你忍心看他们那样吗?


冻雨霏霏,天气正冷,小编听到师父们的慈悲之语,心里却暖暖的,本来郁闷的心情也一扫而空。是呀,犯错不可怕,重要的是,下次不再犯,这才是真忏悔,这才是真修行。



这就是曹山,虽然冬天会下雨下雪,会冻得人瑟瑟发抖,每天不得不和起床作斗争。

但是她也用自己的方式温暖着我们每一个人。让大家可以踏踏实实用功修行。


小编想,这就是祖师菩萨挑选这里作为祖庭的原因吧!


感恩诸佛菩萨护佑,感恩祖师菩萨加持,感恩常住师父们慈悲!


愿曹山的温暖可以散播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让大家的冬天都不再寒冷。


就像师父常说的那句话:

当自暖心念,

勿以冻自伤。


冬天已经到了,春天还会远吗?祝冬安~



[PR]

by miaoshanshi | 2018-02-18 23:43 | Comments(0)
2018年 02月 18日

“柴米油盐酱醋茶”,回归平淡是芳华


2018-02-18 常随佛学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每天感悟佛法智慧。



平淡 许巍 - 时光·漫步


自古开门七件事

柴米油盐酱醋茶


忠孝廉仁智礼义,难得一信

酸甜苦辣麻涩咸,每味十足

柴米油盐酱醋茶,但求一饱

喜怒哀乐狂痴愤,难逃一情


每个中国人,几乎都要跟柴米油盐酱醋茶打交道。它平平淡淡,是你生活里的一部分,平淡到你都不会太注意它。但它是你生命记忆里的一部分,抹也抹不去,变也变不了,朴实又亲切。


“民以食为天,食以味为先”,一个遮阴的地方、一间房子都是家。可以没有华丽的装修,家具也无需整整齐齐,但开门七件事,少了一件都不行。


“柴、米、油、盐、酱、醋、茶”,用味道记录中国人质朴的生活,更让每个中国人形成自己不一样的独特风味,生活有了它们,才有了滋味。



枯枝荆棘烂藤条

并入炉膛雍火苗

饭好菜香灰入瓮

暖身品茗伴闲聊


像柴一样燃烧自己,并且燃烧得越大越好,要让别人和你一接触就能够感受到你的能量,你的热情。


你无法燃起热情,最终只是一根木头,没有发挥出自己最大的价值。柴虽烧完,有火、有光、有热量,更能成就一番佳肴美味。燃烧了自己,实现了自己的使命,更赠予他人温暖。


因此做人热情很重要,一个人没有热情的人将无法影响别人,也不可能做成一件像样的事情。


持续地保持热情,给自己添“柴”加料,从生活的小细节里,增添乐趣。像一堆柴火,一直燃烧着。



生来就着淡黄袍

石臼舂开露玉膏

粒粒珍珠天赐予

煮来饭粥也为糕


米告诉我们,去帮助大家填饱肚子,能提供营养给大家,因此做人一定要对别人有实在的作用,没有实在的价值,任何人都不可能与你长期合作。


一个人能够有被利用的价值,才是你生存的根本,为此我们必须终身保持自己独特的实用价值。这种价值越是简单,往往越是无可替代,你就能够赢得更多人缘与机会。


米,朴实无华,却没有人能离得开它;反而正是因为这份平凡,米才更容易被大家接受,成为中国人必不可少的一份主食。


也许你觉得自己这一生注定碌碌无为,但也别忘了平凡才是生活里最大的实力。敢于认识生活本质,又实现自己价值的人,才是勇者。



果茎榨取去其渣

糟尽只余精和华

未及开坊香四溢

烹调烧炒一奇葩


油能润滑一切,因此做人要少一点磨擦,多一点润滑,这样做人做事你就能够让人喜欢你。带棱带角地为人处事,保护了自己的同时,也会意外地伤害到身边的人,即使我们是无心的。


有人说性格直爽就是真性情,但其实直爽的同时,用对方能接受的方式,游刃有余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会让人觉得与你相处更舒服。不用担心听到假话,更不用担心你说出的真话太“伤人”。


但是油绝对不是让我们圆滑,而是要有原则的润滑,圆滑的人是不会讨人喜欢。


过于偏激、过于圆滑的人,都不好相处,一个太多锋利,一个缺少态度。而像油一样的润滑,是如太极般柔中有利的智慧。



取来海水入池坊

铁釜烧蒸装满筐

剔透水晶珠玉粒

调和五味菜飘香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盐,一切食物都无味,人长期没有盐的吸收就会变得有气无力。盐的强烈感官刺激,反而更让人离不开它。


因此做人要有点味,没有自己的性格和脾气,太过死板,让人恨不起来,也让人爱不起来,渐渐地也留不住身边的人。


幽默的人,你喜欢与他调侃人生;有责任心的人,你放心与他公事;爽朗的人,你信任他的感情;正直的人,你随时吸收他身上的正能量充实自己。


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态度,形形色色的人群中,这些独特的味道才让你与众不同。让人因为你的一个特点、一个态度,就记住你,甚至陪伴着你。



煮蒸豆豉去其糟

白面轻敷挂素绦

日浴夜淋终发酵

水盐调拌紫葡萄


酱的主要功能就是为别的东西来增色。论调味,它比不过盐;论不可缺性,它比不过米,但它也能登榜“开门七件事”,正是因为它低调,却能给其它食品增色。


因此做人也不能忘记随时给他人撒下阳光,给他人增添色彩。无论人前人后,哪怕做不到夸奖别人,也不去议论别人的缺点。


没有人喜欢“两面性”的态度,你以为背后说坏话可以拉拢一些“人缘”,但其实这是在暴露你的情商低。


想要有好的人缘,就要多为对方“增色”,一次肯定,一句简单的夸奖,也许对方会记一辈子,你也会收获好人缘。这种好人缘的光环,才是最大的福气。



长生殿上竞争传

老来齿衰嫌茶淡

无契之处谁相依

疾酢倍觉酸胜甜


醋对于人们来说是有非常多的好处的,它有独特的酸味,即可炒菜,又可凉拌。跟糖搭配就是酸酸甜甜;跟辣椒搭配又是酸酸辣辣;也可以单独成料,凉拌什么都有味。


俗话说:“技多不压身”,人的一生也该像醋一样,多学习各种知识。以一门专业站稳脚步,更要以多才多艺去丰富自己。别人也喜欢与懂得多的人共事,既轻松又全面。


虽说术业有专攻,但术业的边缘知识也应有所了解,它可以帮助我们从更宽地角度去认识术业,也可以有更高的层面去发展我们的术业。



清明谷雨采新芽

玉手轻挥逐彩霞

满篓清香心已醉

铁锅炒制卷成花


茶有味道,才吸引人们去品饮,人也要有味道,才能吸引别人的青睐。这种味道,就是一个人的品德。


“自强不息,厚德载物”,一个人评价你,不是看你说了什么,而是看你做了什么。只有自强不息,才能完成一个灵魂思考的使命,才能实现自己的价值。


要有才,更要施德。把经历形成自己的味道,更能容纳万物之味,以品德行走于世,立足于人。像茶一样深厚又内涵,更愿意与人一起分享这份沉淀的美味。


品行好的人,就自带光芒,吸引着别人,又照亮着别人,给人带来满满的正能量。



柴米油盐酱醋茶,样样都是人生。为人处世,也该如同柴米油盐酱醋茶一般,懂得像柴一样热情、像米一样实用、像油一样润滑、像盐一样有味、像酱一样增色、像醋一样多能、像茶一样有味。


为人处事、德才独立的智慧,书本说得再详细,也未必所有人都能读懂。越深的智慧,往往越藏在生活的每一个小细节里。


只差一位有心人,去体会、去领悟。当你感恩生活平凡却不失趣时,生活也会把藏起来的智慧展示在你面前,赠予你最美好的礼物。







[PR]

by miaoshanshi | 2018-02-18 23:35 | Comments(0)
2018年 02月 18日

幽默微小说:回想当年!


2018-02-18 洞见



今天发工资,我拿着少得可怜的工资,回到家看着正在看电视的老爸,我气呼呼地说:“老爸,你当年为什么不努力点,吃点苦受点累呢?”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老爸把电视关了,迷惑地看了看我,问:“你怎么这么说啊?”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我说:“老爸,要是你这样,我现在就是富二代了,每天享受就行,都怪你。”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老爸想了想,说:“你说得对。这样吧,你从现在开始吃苦受累,以后你儿子就是富二代了,光享受就行,好不?”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我急了,吼道:“凭啥?我吃苦受累,让那小崽子享受。”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老爸叹了一口气,一边打开电视,一边说:“我当年也是这么想的!”


[PR]

by miaoshanshi | 2018-02-18 23:17 | Comments(0)
2018年 02月 18日

市井故事《出嫁》


2018-02-18 洞见


田家庄有一个风俗,出嫁的姑娘在新郎到来之前,必须先穿上嫁衣,独自绕着村庄走一圈,表示自己即将嫁人告别家乡,才能坐上花车离开。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红儿是田老汉的二女儿,生得极美。今年二十五岁,终于要出嫁了。在田家庄,女孩超过二十二岁还没嫁人,就被称作老姑娘了。但田家庄的人从不管红儿叫“老姑娘”,他们只是替她着急了三年。

人逢喜事精神爽,田老汉逢人就说:“我家二丫头终于找到婆家了!”

别人也会真心实意地附和:“是啊是啊,真不容易!”

红儿心善,爱笑,村里的大人、小孩都喜欢她。田老汉开了一家废品回收站,平日让红儿看管。红儿总是坐在门口的竹条椅子上,身旁放着一个秤。村里的人都说,其实红儿的手就是秤。

村口的三哥拿了一些废铜来,高声说:“红儿,我这儿有十斤铜,你掂量掂量。”

红儿微微一笑,用手一掂量,便笑了:“废铜八斤九两,每斤十六块一毛,一共一百四十三块二毛九,不信你可以上秤。”

红儿心算能力令人折服,这是长期锻炼的结果。她熟练地拉开抽屉,里面的每个格子分别整齐地放着一百元、五十元、十元、五元、一元、五角、两角和一角的钞票。红儿不紧不慢地依次取出一张一百元,四张十元,三张一元和三张三角的钱,递给三哥。

“哪能不信呢!”三哥拿了钱,笑着走了。

可是,红儿的手也有不灵的时候,心算能力也有变差的时候。刘寡妇的儿子拿着三斤废纸来卖,红儿用手一掂量,愣是说有四斤,白给人家一斤废纸的钱。七十五岁的何大娘捡来七八斤废铁,要卖给红儿,红儿却说废铁有九斤。

何大娘心实,说:“哪能次次信你的手,我要上秤。”

一上秤,何大娘笑了:“七斤三两呢!今儿,你的手不灵了。”

红儿也笑了:“一共六块三。”

何大娘愣了一下,嘴里念念有词,说:“算错了,不是这个数哩!”

“没错,废铁涨价了。”红儿嫣然一笑,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你这个丫头,拗不过你!”何大娘乐呵呵地走了。

红儿穿上鲜红的嫁衣和红色粗跟鞋,她要出嫁了。她和所有的姑娘一样,需要绕着整个田家庄走一圈,告别父老乡亲。可是村道又长又凹凸不平,父母担忧红儿会栽跟头,遭人笑話,不禁眉头紧锁,不发一言。

父母的心思,哪能瞒过心细如发的红儿?她握住双亲粗糙的手,又亲昵地将它们贴在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我好着呢!”

红儿刚踏出家门,守在她家院子前的小孩儿,便奔走相告。

“红儿姐姐出来啦——”

她站得挺直,面带微笑,一步一步,走得很慢,走了很久。村道两旁站了许多人,他们对她报以微笑,不断提醒她:

“红儿,前面有石头……”

“红儿,当心脚下的草头……”

“红儿……”

红儿绕着村庄顺利地走完一圈,坐上花车,离开了田家庄。

她是个盲姑娘,但她说,整个田家庄的人都给了她眼睛。


[PR]

by miaoshanshi | 2018-02-18 23:14 | Comments(0)
2018年 02月 18日

经典微小说:《 一只破碗 》


2018-02-18 洞见

作者:李克军, 来源:《今日文摘》2018年2期


趵突泉位居济南七十二名泉之首,被誉为“天下第一泉”,也是最早见于古代文献的济南名泉。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趵突泉的泉水清澈、甘甜如汁,行人经过时常用手掬一捧泉水喝。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附近千佛寺的一名老和尚见此情景,拿了一个有缺口的碗放在泉台上,人们就能用这只破碗舀泉水喝。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一天,有位富商来趵突泉游玩,见人们用破碗喝泉水,心想:“如此灵秀之地,怎能放一个破碗?”于是他让随从买来一只精美的瓷碗换掉了原来的破碗。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富商自认为做了一件好事,心满意足地离去。但第二天,有人用瓷碗喝过泉水后就把它拿走了。其他人又只能用手掬水喝。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几日后,富商又来到趵突泉,发现自己买的瓷碗不见了。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正纳闷时,他看到老和尚拿着一只碗走过来,用石头把碗敲出了一个缺口,再放在泉台上。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富商忙上前问:“您为何要把碗敲破?名泉当配好碗,我前几日就放了一只好碗在此。”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老和尚笑着摇摇头:“好碗让人贪心,很快就会被拿走,反而是我的碗,正因为残破,所以谁都不会打它的主意,才能长久放在这里,供人使用。”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富商恍然大悟。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完美的东西并非适用所有环境,而适用的东西也无需苛求完美!


[PR]

by miaoshanshi | 2018-02-18 23:12 | Comments(0)
2018年 02月 18日

最狠的报复(轰动朋友圈)


2018-02-18 洞见



1

记得大学刚毕业的时候,某电视公司请我去主持个特别节目,那节目的导播看我文章不错,又要我兼编剧。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可是当节目做完,领酬劳的时候,导播不但不给我编剧费,还扣我一半的主持费。他把收据交给我说:“你签收一千六,但我只能给你八百,因为节目透支了。”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我当时没吭声,照签了,心想君子报仇,三年不晚。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后来那导播又找我,我还照样帮他做了几次。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最后一次,他没扣我钱,变得对我很客气,因为那时我被电视公司的新闻部看上,一下子成为了电视记者兼新闻主播。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我们后来常在公司遇到,他每次笑得都有点尴尬。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我曾经想去告他一状,可是正如高中那位同学所说,没有他我能有今天吗?如果我当初不忍下一口气,又能继续获得主持的机会吗?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机会是他给的,他是我的贵人,他已经知错,我何必去报复呢?


2

后来我到了美国留学。


有一天,一位已经就业的同学对我抱怨他的美国老板“吃”他,不但给他很少的薪水,而且故意拖延他的绿卡(美国居留权)申请。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我当时对他说:“这么坏的老板,不做也罢。但你岂能白干了这么久,总要多学一点,再跳槽,所以你要偷偷学。”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他听了我的话,不但每天加班,留下来背那些商业文书的写法。甚至连怎么修理复印机,都跟在工人旁边记笔记,以便有一天自己出去创业,能够省点修理费。隔了半年,我问他是不是打算跳槽了?他居然一笑:“不用!我的老板现在对我刮目相看,又升官,又加薪,而且绿卡也马上下来了,老板还问我为什么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变得那么积极呢?”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他心里的不平不见了,他作了报复,只是换了一种方法,而且他自我检讨,当年其实是他自己不努力。


3

大概前五年吧!我遇到个有意思的事。


一位老友突然猛学算命,由生辰八字、紫薇斗数、姓名学到占星术,没一样不研究。


他学算命,当然不是觉得算命灵验,而是想证明算命是骗人的东西。


原因是有一位非常著名的大师为他算命,算他活不到四十七,他发誓,非打烂那大师的招牌不可。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你猜怎样?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他愈学愈怕,因为他发现自己算自己,也确实活不长。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这时候,他改了,他跑去做慈善,说:“反正活不久了,好好运用剩下的岁月,做点有意义的事。”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他很积极的投入,人人都说他变了,由一个焦躁势利的小人,变成敦厚慈爱的君子。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不知不觉,他过了四十七、过了四十八,而今已经五十三,红光满面、生气勃勃,比谁都活得健康。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你可以去砸那大师的招牌了!”我有一天开他玩笑。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他眼一亮,回问我:“为什么?”又笑笑:“要不是那人警告我,照我以前的个性,确实四十七岁非犯心脏病不可,他没有不准啊!”


4

朋友们,你喜欢逞强斗狠吗?你总是心有不平吗?你有“此仇不报非君子”的愤恨吗?


请想想这几个故事。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你要知道,敌人、仇人,都可以激发你的潜能,成为你的贵人。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你也要知道,许多仇、怨、不平,其实问题都出在你自己。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你更要知道,这世间最好的报复,就是运用那股不平之气,使自己迈向成功,以那成功和成功之后的胸怀,对待你当年的敌人,且把敌人变成朋友。


当“冤冤相报何时了”的双输,能成为“相逢一笑泯恩仇”的双赢。不是人生最大的成功吗?


[PR]

by miaoshanshi | 2018-02-18 23:10 | Comments(0)
2018年 02月 18日

【深度好文】毕淑敏: 毒不死的城里人!


2018-02-18 洞见



文章选自毕淑敏《我很重要》


最近几个月来,吃过最美味的一餐饭,是在乡间的小山村。正午时,背靠着池塘,秫秸搭成的简易凉棚下,主人端上自家种的玉米和土豆,还有刚刚从水中打捞起的半尺长的鱼,在炭火上烤熟。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那鱼从中间剖开,平铺在黯哑的火焰上,一条好像变成了两条。浑身披挂盐霜,硬而微黄,好似生了薄锈的盔甲。吃到嘴里,鱼刺和鱼肉都是干脆而火爆的,咯哧哧,似嚼着一袭土色的蓑衣。我问主人,用了什么调料呢?



老大爷嘬着旱烟嘴,含混地回答:“盐。”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盐是不消说的,看得见,而且,无所不在的咸。我说:“还有呢?”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主人吐出一口烟雾,清晰地答:“没有了。”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我不相信地反问:“没有花椒大料?没有豆豉辣椒?没有蚝油香叶?没有……”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主人打断我:“你说的那些,都没有。光是盐。”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我说:“今天才知道,盐是这样好吃啊。”



主人就笑了,说:“你这个人啊,整差了。盐并不好吃,好吃的是我们给自己预备的这些个出产。乾隆年间老辈子怎么着种,咱现在还是怎么着种。”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我反驳道:“乾隆年间老辈子好像没有这种甜糯玉米。”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老人笑笑说:“你这个人还好较真。种子是没这会儿的好,我说的是种法。我们给自己吃的东西,用的是土法,没有化肥,没有农药,更没有激素。”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说到这里,他沧桑的脸上露出一点点不怀好意的浅笑,说:“有件事,我一直整不明白,总想找个不见怪、不爱生气的城里人打听打听。”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我说:“您打听吧,我不见怪也不生气。”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老人家清了清嗓子,以表明他将要询问的题目是多么不同寻常。在咽下了几大口唾沫之后,他说:“我们在庄稼和菜叶上,用了那么多化肥和农药,眼看着活蹦乱跳的虫子眨眼间就扑啦啦死了一地,可你们城里人一年到头吃的就是这种粮食和菜,怎么到如今还没有被药死呢?”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他原本就有地方口音,因为踌躇加之不好意思,让方言味变得更加浓厚。“药死”这个词,在他的发音里,说成“约死”。



我听懂了他的话,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是好。第一个反应是为自己吞下那么多的农药和化肥加激素却“约而不死”,依然活蹦乱跳地大吃东西而深感惭愧。仿佛某人喝了一肚子污水、咽下含有痢疾杆菌的腐肉,还若无其事,近乎妖精。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我说:“抱歉啊, 我也不知道自己至今为什么还没有被‘约死’……”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在一旁偷听我们对话的一个小伙子,挺身而出解了我的围。他说:“早年间,有一个广告,唱的是‘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记得吗?”


“记得记得!”我们说。


小伙子接着讲:“人就像害虫。打了农药,有些人生了癌症等恶病死了,有的就产生了抗药性,不死。你们这些不死的人,就像活下来的害虫,有了抗体,反倒更坚强了。”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周围的人偷听到我们的话,七嘴八舌道:“是啊,是这样。你看蟑螂,你看老鼠,不是一直被各种药饵毒杀吗?绝了吗?没有!越杀越多。城里人也跟它们似的,毒不死的。”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我拿捏不准自己作为城里人的一员,在农药和化肥的围攻浸淫中,至今还活着,是该自豪还是该悲哀呢?



“我们从来不吃给城里人准备的东西。我们把给自己吃的东西和卖给城里人的东西,分成两地块,绝不掺和。今天给你们吃的,就是平日留给俺们自己吃的东西。”老人家非常热情地说。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我望着他善良而沧桑的脸,不由自主地点头。我搞不清这点头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对他好客的褒奖感激?还是拿不准自己如果是农人,也会加入“看人下菜碟”的大军?抑或听天由命地深刻无助?惘然。



泾渭分明地把种粮的人和吃粮的人,齐刷刷分开,给自己留下清洁的食品,然后用慢性毒药去“约”他人,这是生存的智慧还是蓄意的谋杀?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我不敢生出责备老人的意思,倘若自己是农人,很可能也出此下策。面对现今中国的普遍现象,无奈,只得寄希望能变成杀不死的青虫。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前两天看报纸,中国的城镇人口已经达到了百分之六十二以上。可否这样说:大部分中国人现在吃的食品,其实是那少部分人不喜欢吃,不屑于吃,也不敢吃的。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想起“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古训。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那是儒家思想的精华,也曾是中华民族根深蒂固的信条。现今在“吃”这个天大的问题上,美德尽失。


分手的时候,老人很开心地告诉我们,他的一双孙儿女,都考上了大学,以后要成为城里人了。


[PR]

by miaoshanshi | 2018-02-18 18:33 | Comments(0)
2018年 02月 18日

如何關懷身旁的人和社區(聖嚴法師-大法..


[PR]

by miaoshanshi | 2018-02-18 05:02 | 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