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高の享受

miaoshansh.exblog.jp
ブログトップ

2018年 02月 13日 ( 4 )


2018年 02月 13日

好运来临前的六大征兆


2018-02-13 常随佛学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每天感悟佛法智慧。



南无阿弥陀佛


  人人都希望自己鸿运当头,好运常在,尤其是以前运气平平甚至走了很长一段时间败运的人,开始转运要走好运的时候,你知道都会有哪些兆头吗?


  当好运来临之前会有很多与之前不同的变化,比如心情、梦境、外来环境都有可能会有不寻常的反映,只要你能稍微留意,就能把握机遇,与时俱进,开创你好运的新局面。


  一、心情


  心情是受自身磁场和外界环境气场相作用的结果,当你心情憋屈、郁闷、烦躁的时间,总是抱怨、发脾气,甚至冲动行为的时间,你的运气就不好;当你心情特别开心、高兴,待人特别和谐,人和人特别融洽,欢声笑语的时间,这个时间基本可以判断是你好运的征兆,可以宽心前进,做事基本上是阻力很小或事事顺利。


  二、梦境


  以前睡眠很少做梦或梦境不好,忽然很清晰的梦见自己从泥泞的道路步入平坦大道,或从黑暗中步入光明,或卸下沉重的包袱轻装前行,或剪掉蓬乱肮垢的头发等等,这些都是你转换好运的征兆,可以整装待发,前途无忧。


  三、气色


  如果你经过一段时间的败运,那么你的气色肯定是黑沉青紫没有光泽,忽然间你面带红润、光泽外露、精气神具佳,随便穿一件以前不起眼的衣服,也能透出精神抖擞和潇洒倜傥出来,这就预示你要交好运啦。


  四、五官


  如果一段时间发现你的脸型慢慢变圆,耳垂慢慢增大增厚,而且有显出发福痕迹,这也是你转好运的征兆,好好把握机会,定会事半功倍。但这个时候可千万要控制你的体重,一不留神就容易吃成大胖子,等到想减肥的时侯可没那么容易了。


  五、行为


  外在行动表现是,敢于表现自己,非常乐观,不觉中总哼着小曲,做事也特别慷慨大方,比之前有人缘甚至异性缘非常好,同时对别人的不良习惯也能包容了。喝酒有“千杯不醉”之功效,这些也是好运的征兆。但是记住,酒色还是适可而止,千万不要乐极生悲。


  六、外应


  外界的人和事有很多巧合,比如你渴了,马上就有人给你端茶送水买饮料,你需要什么,很快就有其他人甚至互不相识的人给你机缘巧合的帮助,记着,这可是你好运的开始,好好珍惜,前景一定会有不错的收获。







[PR]

by miaoshanshi | 2018-02-13 21:25 | Comments(0)
2018年 02月 13日

请佛像回家需要开光吗?


2018-02-13 常随佛学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每天感悟佛法智慧。



弟子问:

弟子想恭请佛像到自家佛堂供奉,怎样请才比较如法,到佛具店直接请可以吗?请了还要到寺院请师父开光才可以吗?念珠、法器如何开光?

大安法师答:

你请佛像来供奉,你只要有恭敬心,请回去后每天给佛像焚香、点灯、拜佛、诵经,这样做就是如法的,开不开光是次要的。说实在话,我们这些凡夫的众生,怎么有资格给佛像开光,是佛像给我们开光,开我们自性的光。

现在由于习已成俗,大家都习惯于这样做了。大家能够好好念佛就在开光啊,你拿这串念珠好好念几万声佛号,这个念珠就开光了。

但有的寺院会做开光仪式,是因为一个寺院,或者大佛竖起来了,通过这种开光的仪式,让大家来参与一下,知道有这回事。同时这种仪式做一做,对于大家在参与供奉的心理上,确实是有些好处。这是指寺院重大活动可以这样做,你家里的佛像的话,你自己恭敬心去顶礼膜拜就可以了。



[PR]

by miaoshanshi | 2018-02-13 21:22 | Comments(0)
2018年 02月 13日

三袋米 (好文力荐)


2018-02-13 洞见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这是一个特困家庭。儿子刚上小学时,父亲去世了。娘儿俩相互搀扶着,用一堆黄土轻轻送走了父亲。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母亲没改嫁,含辛茹苦地拉扯着儿子。那时村里没通电,儿子每晚在油灯下书声朗朗、写写画画,母亲拿着针线,轻轻、细细地将母爱密密缝进儿子的衣衫。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当一张张奖状覆盖了两面斑驳陆离的土墙时,儿子也像春天的翠竹,噌噌地往上长。望着高出自己半头的儿子,母亲眼角的皱纹长满了笑意。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当满山的树木泛出秋意时,儿子考上了县重点一中。母亲却患上了严重的风湿病,干不了农活,有时连饭都吃不饱。那时的一中,学生每月都得带30斤米交给食堂。儿子知道母亲拿不出,便说:“娘,我要退学,帮你干农活。”母亲摸着儿子的头,疼爱地说:“你有这份心,娘打心眼儿里高兴,但书是非读不可。放心,娘生你,就有法子养你。你先到学校报名,我随后就送米去。”儿子固执地说不,母亲说快去,儿子还是说不,母亲挥起粗糙的巴掌,结实地甩在儿子脸上,这是16岁的儿子第一次挨打……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儿子终于上学去了,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母亲在默默沉思。



没多久,县一中的大食堂迎来了姗姗来迟的母亲。她一瘸一拐地挪进门,气喘吁吁地从肩上卸下一袋米。负责掌秤登记的熊师傅打开袋口,抓起一把米看了看,眉头就锁紧了,说:“你们这些做家长的,总喜欢占点小便宜。你看看,这里有早稻、中稻、晚稻,还有细米,简直把我们食堂当杂米桶了。”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这位母亲臊红了脸,连说对不起。熊师傅见状,没再说什么,收了。母亲又掏出一个小布包,说:“大师傅,这是5元钱,我儿子这个月的生活费,麻烦您转给他。”熊师傅接过去,摇了摇,里面的硬币丁丁当当。他开玩笑说:“怎么,你在街上卖茶叶蛋?”母亲的脸又红了,吱唔着道个谢,一瘸一拐地走了。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又一个月初,这位母亲背着一袋米走进食堂。熊师傅照例开袋看米,眉头又锁紧,还是杂色米。他想,是不是上次没给这位母亲交代清楚,便一字一顿地对她说:“不管什么米,我们都收。但品种要分开,千万不能混在一起,否则没法煮,煮出的饭也是夹生的。下次还这样,我就不收了。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母亲有些惶恐地请求道:“大师傅,我家的米都是这样的,怎么办?”熊师傅哭笑不得,反问道:“你家一亩田能种出百样米?真好笑。”遭此抢白,母亲不敢吱声,熊师傅也不再理她。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第三个月初,母亲又来了,熊师傅一看米,勃然大怒,用几乎失去理智的语气,毛辣辣地呵斥:“哎,我说你这个做妈的,怎么顽固不化呀?咋还是杂色米呢?你呀,今天是怎么背来的,还是怎样背回去!”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母亲似乎早有预料,双膝一弯,跪在熊师傅面前,两行热泪顺着凹陷无神的眼眶涌出:“大师傅,我跟您实说了吧,这米是我讨……讨饭得来的啊!”熊师傅大吃一惊,眼睛瞪得溜圆,半晌说不出话。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母亲坐在地上,挽起裤腿,露出一双僵硬变形的腿,肿大成梭形……母亲抹了一把泪,说:“我得了晚期风湿病,连走路都困难,更甭说种田了。儿子懂事,要退学帮我,被我一巴掌打到了学校……”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她又向熊师傅解释,她一直瞒着乡亲,更怕儿子知道伤了他的自尊心。每天天蒙蒙亮,她就揣着空米袋,拄着棍子悄悄到十多里外的村子去讨饭,然后挨到天黑后才偷偷摸进村。她将讨来的米聚在一起,月初送到学校……母亲絮絮叨叨地说着,熊师傅早已潸然泪下。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他扶起母亲,说:“好妈妈啊,我马上去告诉校长,要学校给你家捐款。”母亲慌不迭地摇着手,说:“别、别,如果儿子知道娘讨饭供他上学,就毁了他的自尊心。影响他读书可不好。大师傅的好意我领了,求你为我保密,切记!切记!”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母亲走了,一瘸一拐。



校长最终知道了这件事,不动声色,以特困生的名义减免了儿子三年的学费与生活费。三年后,儿子以627分的成绩考进了清华大学。欢送毕业生那天,县一中锣鼓喧天,校长特意将母亲的儿子请上主席台,此生纳闷:考了高分的同学有好几个,为什么单单请我上台呢?更令人奇怪的是,台上还堆着三只鼓囊囊的蛇皮袋。此时,熊师傅上台讲了母亲讨米供儿上学的故事,台下鸦雀无声。校长指着三只蛇皮袋,情绪激昂地说:“这就是故事中的母亲讨得的三袋米,这是世上用金钱买不到的粮食。下面有请这位伟大的母亲上台。”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儿子疑惑地往后看,只见熊师傅扶着母亲正一步一步往台上挪。我们不知儿子那一刻在想什么,相信给他的那份震动绝不亚于惊涛骇浪。于是,人间最温暖的一幕亲情上演了,母子俩对视着,母亲的目光暖暖的、柔柔的,一绺儿有些花白的头发散乱地搭在额前,儿子猛扑上前,搂住她,嚎啕大哭:“娘啊,我的娘啊……”

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转眼间,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来了。阿辽沙本来是用这种触犯众怒的举动给邱红施压,逼她出来。可出来的人越来来。可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就是没有邱红,他的预谋失败了,早没了底气。见警察到了跟前,立时把手风琴从肩膀上移下来,离开木凳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警察同志,我,这就撤退,撤退。闹腾了大半天,忽然,

三袋米,代表了大如天、重如山的母爱。也许不是所有的父母,都像这位母亲一样在艰难中支撑起儿子的天空。但天下父母对孩子的爱,都是一样的。父母恩难报,他们给予了我们一生中不可替代的——生命!因此,孝顺父母不能等,让我们用心去感恩。




スカパー!

冬の5大テーマ祭り「国内ドラマ」をもっと見る

[PR]

by miaoshanshi | 2018-02-13 21:20 | Comments(0)
2018年 02月 13日

貪的好壞程度(聖嚴法師-大法鼓 0732)


[PR]

by miaoshanshi | 2018-02-13 05:24 | 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