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高の享受

miaoshansh.exblog.jp
ブログトップ
2018年 03月 24日

【开示】佛源老和尚:不持戒修得神通都不能了生死




三七第二日

过去的祖师很了不起,老和尚年青时,跑遍了全中国,后来又到台湾、缅甸、新加坡等地。他记性又好,又清楚,讲起故事来讲不完,讲得有根有据。他说他曾遇见鬼,在新加坡坐黄包车,拿钱给车夫,找回两个钱,看着是好好的,回去一看,钱变了,硬币变成纸钱,才知道拉车的人是鬼。在云南的地方,他又看见很多鬼在逃难,很乱很乱,过了不久辛亥革命,地方真的动乱起来。在南华寺,山蜂倾窠而来,在法堂左右廊各营一窠,状如大殿灯笼,老和尚就说:“不好了,天下要大乱了!”


果然没多久,日本人就入侵中国。

现在太平时候,没有这些现象,可惜社会还有一些腐败,全世界都是这样。泰国有两个和尚被捉,为什么?他们在房里设置电子游戏机,电视录像机,引诱一些女孩子去看,去玩做坏事,结果被发现了。在泰国国家有法律,不能随便拘捕和尚,所以捉他们之前先把僧装脱掉,后判他们几年徒刑,从此再也不能做和尚了。正如依照佛教戒律,犯了根本大戒,就再不能做和尚一样,因此出家人要持戒,戒是成佛的基础,不持戒而修得神通都不能了生死。

出家受了戒,就要去学习戒律,知道那一条戒在什么情况下能开缘或不能开缘,如“非时食”与“不非时食”,过了午不食叫“不非时食”,过了午到了晚上还要吃叫“非时食”。避免晚上吃饭弄得碗筷响,所以现在用塑胶的碗筷,行方便,开开缘。

老和尚在时,晚上吃什么?吃蕃薯,煮熟了一人拿一两个吃,不用碗筷。白天搞劳动出坡的可以吃,没出坡的就没得吃,因为你没有劳动,肚子不饿吃来干什么?

禅堂里的都是“无心道人”,即使吃了也没有分别心,也没有贪嗔痴,所谓饥来吃饭困来眠,没有初一十五,心如虚空,没有人我,没有法执。云门祖师开示说:“天天是好日。”我们的真如妙性,没有睡没有卧,没有生没有死,没有昨天也没有今天。“无心道人”无什么心?没有妄想差别心。打妄想则境风浩浩,把清净的心弄得乱糟糟,草高三尺就不得自由了。

出家人要有严密的行持,也要有坚定的信念。信什么?信因果。有些出家人就是不信因果,你看泰国那两个和尚被刊登在报纸上,看了很难过,和尚强奸女孩子,影响多坏啊!他们不信因果,也不怕因果。现在社会上没有道德了,父母不要儿女,丈夫不要妻子,世间人不学佛法,不懂戒律,就乱来,这就差劲了。今天韶关的领导跑到云门来,要求我们保持良好形象,保护清净环境,严格执行寺规,对来往的和尚严格要求。和尚庙是清净的,如果神鬼不分,抽签问卦,看相算命,宗教变成迷信,那就麻烦了。

有些和尚来云门,看见没有什么油水,吃的马马虎虎,没有经忏佛事做,钱也没有多少,住两天就溜走了。其实出家人的本份就是修行办道,要钱干什么呢?钱是个祸害,出家人要洒脱,但有些出家人就是被钱害了,象俗家人一样,向外攀缘,财色名食睡,只搞这些不三不四的东西。过去祖师跑到山上住茅蓬,是“一池荷叶衣无尽,数树松花食有余,刚被世人知住处,又移茅舍入深居”。做衣服的布都不要,用荷叶在身上一围,吃些山上的松子,只见四山青了又黄,黄了又青,管它什么是春夏秋冬。

现在这个社会,象我们是十分不容易,个个都能安下心来,不贪玩、不贪吃、不贪名、不贪利,在禅堂里用功。老和尚常讲:“要发真实心,要发长远心,要立定脚跟,不要随风摆柳。”五一年云门事变,老和尚被打得头面血流,肋骨折断,被打得那么厉害,他也能端坐入定,还要带领僧众坐香、修庙、耕种。当时山门口有片地,和尚们吃饱饭就到那里去劳动,开荒种植。上次放生池外头不是晒了很多魔芋吗?我还以为是我们的,原来是老百姓在山上种的,拿来做粉。我们也是将魔芋一部份做粉,一部份煮熟晒干,打七时就可以吃了。不用碗筷,那时候就是这种生活,一个个精神抖擞,一点烦恼也没有,象神仙一样,多快活,那才是真正的修行办道啊!

修行为了什么呢?就是要明心见性。老和尚讲:“明心见性不容易,自己知道了就是。”你眼睛打开看到的,我讲话你听到的,都是你的心,如果不是你的心,怎么会看得见听得到呢?离开了你的心什么都没有,明白了这个道理,你就慢慢地去观察体会,抓住它,不要让它跑了。

任何境界都不会动摇,风吹草动也无所谓,鬼叫也不怕,老虎来了也不惊,但谁能做得到呢?老和尚做得到。老和尚在南华寺时,有天早上老虎出来了,国民党在那里正要发枪射杀,老和尚即时喝止:“不要杀!”“不杀会咬人的!”“放心,它不会咬人。”老和尚说完就走近老虎跟前:“不要咬人,我现在要你皈依三宝,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还为它打皈依,老虎即驯服不动了。其实不是什么神通,而是戒律问题,戒持得好,没有杀生心,自然就能降龙伏虎了,所谓“道高龙虎伏,德重鬼神钦。”墙壁上所画的伏虎罗汉,手里拿着金刚圈,伏虎是做样子的。真正伏虎的是马祖的徒弟华林禅师,他住山洞,老虎来为他做侍者,宰相去看他说他没有侍者。他说有,便叫:“大空,小空。”两只老虎应声而到,裴相国大吃一惊,华林禅师对老虎说:“老实点,不要吓怕人家。”老虎听了摇摇尾巴,你看祖师就有这个本事。

我们看到老虎怕不怕?不要怕,老虎不会咬人的,它吃猪都不随便吃,所以你怕什么呢?只怕你没道心,只怕你有杀心。小鸟为什么不怕牛?它飞落在牛背上,因为牛没有杀心,不会吃它故不怕。但鸟看见猫就叽叽喳喳飞走了,因为猫有杀心,会吃它故害怕,所以畜生灵得很呀。猫、狗、人都有杀心,都很可怕,这些道理懂了就明白。出家人要慈悲,要懂得戒律,戒就是我们这个心,就是妙明真心,清净妙明,丝毫不犯,圆圆满满。打个妄想就是犯戒,起心害人,希望某人头痛几天,这个戒就更不知犯到哪里去了。打坐、参话头,就是护持我们的戒,护持我们的清净自性。

出家要修行办道,不修行办道很可怜的,再有钱也买不了时间买不了命。以前老和尚在这里,象你们一样年青的有慈照、慈慧、觉明,还有一个小坤亭,他是湖南衡阳人,很调皮,家里是地主,解放初,当时地主家是很可怜的,不准读书,不准往来,看到就骂狗崽子,欺负他,找不到工作,找不到老婆,他只好跑到云门寺来出家做和尚。

那个时候逃难是很危险的,有的跑去香港,从深圳蛇口那里渡海游过去,弄不好就被鲨鱼吃掉了,山上还有英国鬼子看守,弄不好又被狼狗吃了,有的命长就逃过去了。如今很多有钱人家都是那时候逃跑出去的,一般跑到外地的都发了财,就是华侨,又变成资本家。在商业局当副经理的那位,他的父亲名叫弥光,曾在云居山闭关,现在还在。圣一老法师去年还在这里当羯磨和尚,这次南华寺开戒又请他当羯磨和尚,他推辞说今年不行了,病倒了。你看,生命过得好快,一下子就是一辈子了。

所以出家人要看破红尘,看破生死。人命无常,社会上只争朝夕,我们就只争一口气,只争一个念头。不放逸,时时刻刻念兹在兹,日子久,功夫深,铁杵也可磨成绣花针。你自己天天在这里磨,天天坐,天天去观察,就会得到定力,就会开智慧有觉察力。智慧一开,心光就露出来了,灵光独耀,那个时候就是开悟了。现在我们根基浅、智慧弱,你若不时时刻刻在这里坐,在这里回光返照,又怎能明心见性呢?绝不可能的。

过去的人根机利,象六祖一听闻人家念《金刚经》就领会。六祖是大菩萨应世来的,但不知是什么菩萨。寒山拾得是文殊普贤应世,达摩祖师是观音菩萨来的。

观音菩萨到处应世度众生,“应以何身得度者,即现何身而为说法”,有时变小孩,有时变老太婆,有时变捕鱼人,又在天台山做饭头,煮饭给大众吃。过去的大菩萨与祖师都是要劳动,没有谁不劳动的,我们搞劳动也是锻炼,在劳动中锻炼,自己才能站得住。

现在时代是商品化,专赚钱;城里的庙也是商品化,给人做佛事赚钱;那些修行办道的道场一般建在山区,过着丛林生活,自耕自食,不赚钱只办道修行。过去的祖师都是隐居深山,灵佑祖师在沩山开辟道场,是自己耕田,自己盖房子,那个时候哪有红砖?连土砖都很少,到山上砍些竹子,用绳子编起来,再用泥巴泥上做墙。当时沩山祖师去泥墙,尊贵的裴休宰相帮忙和泥巴。一个祖师大德,自己耕田又能修行办道,真不简单。老和尚也耕田,衣袖裤脚一挽,劳动是最好的事情,又可以用功,农禅并重。

出家人讲的是本份事情,对自己用功有利就好,对自己没利益就不行了。住大城市一点好处都没有,你看光孝寺一天到晚都是人山人海,有个湖北佬,在那里住过几天,坐在西边院子的一棵树下,给人家摸摸头,就有人送钱给他,一天到晚不知挣多少钱……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受人钱财替人消灾,要还债呀!

因果是根本问题,要明白因果,因果明白了,丝毫无犯,一天到晚不会起心动念。百丈祖师为野狐一转语,就是因果问题,一个是“不落”因果,一个是“不昧”因果,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一转语不昧因果,就恢复了自性清净境界。不起一念,无始终,无内外,无人我,无众生寿者,到那个时候还有什么因果呢?我们不可能没有因果,现在参禅打坐都是在种因,首先明白了这个道理就容易修行,不明白的就无所谓。我小时候曾做一个梦,现在还记得很清楚,过渡桥时就听到有人在讲:“一步一脚印呀!一步一脚印呀!”“财迷心窍”是句老话,也可以说心窍迷财,心被妄想所转。妄想是境,心为万物之主,要自己作得主,不想做奴才,那就只有好好地学佛。佛经讲得清清楚楚,

因为财色名食睡,舍不得妻子儿女、金钱美女,舍不得爱心,以致轮回三界中。报纸上载一个当官的,只做了三年官就贪污了一千多万,平均每天一万块钱,你看厉害不厉害。今天贪一万,明天贪十万,他就是为金钱服务,要他做事他就要钱,结果判了死刑。有些人见钱就贪,一天到晚想办法去赚钱,其实有了钱最好全部分掉,留在这里,当官的想要,贼也来偷,没有了是最好。有些所谓出家人只顾自己贪钱,不顾常住,这种人贪得厉害,真是拿他没办法。

真正的出家人是身无长物。释迦佛在世时,托钵只准托七家,有就吃,没有就不吃,粗米饭、黑馒头也吃。有些南传国家,如泰国僧人除了穿在身上的,没有其它了,早上托钵化缘,晚上不吃。晚上不吃有好处,一是令身体血气畅通,没有过多睡眠,没有胀气,火气就没那么旺盛,欲心没那么重,人就清清爽爽,所以出家人晚上不吃东西。二是怜悯鬼神,鬼神在下午二三点钟就出来找吃,到了子时十一点钟就回去,否则就回不去了。佛在世时,为了怜悯鬼神,早上托钵,晚上不煮东西吃。现在用的碗筷弄不响就很好,你们不知道,饿鬼是很可怜的,听到闻到就想吃,但吃不到,饥饿起来口里吐出猛火,给它吃还要持咒,念变食真言、开咽喉真言、甘露水真言、普供养真言……我们每天晚上放蒙山,用几粒米,一些水,念咒,一念它就知道,化怒火为清凉。

鬼也会护法,洒点甘露给它吃,讲些佛法给它听,它就安乐了,身心清净不闹事了。你们不懂这些东西,没亲自经历过,这些境界我都经历过了。五八年至六零年这段时期,过“粮食关”,那就是过“饿鬼关”,没得吃,饿得要死,到山上去挖黄狗头、野菠萝吃,吃多了得水肿病会死,死起来很可怜很惨的。所以观音菩萨大慈大悲用神力变那些土,可以吃的,叫观音土,可以救命。还有一种植物也是观音菩萨用神力变化的,我吃过,用山水、香灰放在一起,搅几搅就成了豆腐,叫观音豆腐,亦可以救命,但能救多少呢?遍地都是没有饭吃的……

我们现在饿起来是饿不死的,但那时我们家里就饿死人了,我大老兄是饿死的,大老兄的儿子也是饿死的,大老兄把一个袋子放在桌上,说:“你不要哭,那袋子里有吃的,等我回来就拿给你吃吧。”儿子有希望,饿得要死了,父亲怎么还不回来,自己又拿不到,后来拿下来一看,不是吃的就死掉了。他精神上有希望,还可以支撑着,一旦希望没有就死了,很惨。

我坐牢的时候,牢里每餐二两米,一天两餐,共四两米,什么也不要你做,看你饿不饿?我想你们饿得哗哗叫。坐牢就是把门锁上出不去,他们那些看守的在外头煮饭吃,还有炒菜,闻到香啧喷,看他们吃得津津有味,你在里面饥饿难熬,你看是什么滋味呢?那就是饿鬼的滋味,饿鬼就是吃不到,我们人在吃,它就看着我们吃,却吃不到,多可怜啊。

人道和畜生道都很可怜,人是有思想,就是想想想,饿的时候想吃的,不自由时想自由。牛被绳子拴着鼻子绑在树上,总在那里转呀转,它想吃东西,想自由,但讲不出,又跑不掉。我们供诸天时,念的经文有一句“其心在在”是什么意思呢?

就象鸟儿关在笼子里总在跳,一心想跳出来。我们现在打七,总是“其心在在”在打妄想,心想着去打经忏赚钱,想去这里玩那里玩,做梦时也想吃东西,吃得饱饱的,一觉醒来肚子还是空空的,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我刚问了一个正在看书的山西人:“看什么书?”“看语文书。”我说:“看语文能了生死吗?既然不能了生死,看语文书不如看佛经,看佛经不如去打坐,打坐更能开悟了生死。”《法华经》讲:“若人静坐一须臾,胜造恒沙七宝塔。”只要你清清静静地坐一下子,胜过你造七宝塔,还不止一个,是好多好多的宝塔,功德这么大,你们还不想进禅堂来,却在外面东游西荡,你们这是有金铺不开,偏要开杂货店,烂铜烂铁就开间烂铁铺吧!“随生死而飘沉,逐色声而贪染,十缠十使积成有漏之因,六根六尘妄作无边之罪”。一天到晚眼睛看外头,不看自己,看到好的东西就想去偷,看到好的食物就想吃,那个包子好吃,那个饼干好吃,那个可乐好喝……就是六根对六尘,妄作无边之罪,看到好的就想贪。

佛法真了不起,把这些事情交代得清清楚楚,何谓上升,何谓下坠。你们要好好在禅堂里打坐,好好听开示,听一点算一点,知道什么是与佛法不相应,违背佛教的,出家人不能做的,你就不要做。我的教授和尚讲过一些话,我到现在还记得,我们那时十多岁,年纪轻轻,教授和尚很慈悲说:“你们平时要小心,戒,千万不能犯,犯了就守不住了。”好象那些吸毒的,要戒就要一下子戒掉,不能放弃,不然始终戒不掉。

出家人要好好持戒,戒是了生死的基础,是禅定的第一条守规,切记切记,没有戒想要入定是不可能的,没有定想要开智慧也是不可能的。正念不严守,则被境界所转,那些贪污的财迷心窍,我们则被六尘所牵,给外境做奴隶。懂得了这个道理才好好修行,不然怎能坐得稳呢?是被外境所牵还是心为万物之主呢?自己好好管好自己,如同看牛,好好把牛看好。

我近期身体不好,记性又差,以前老和尚所讲的开示是由我记录,现在大部份都记不起来了,只能把我自己的经验体会,跟你们冲冲壳子,其实讲多了是打闲岔。

提起话头来,参!

俗世人为了研究,搞点名堂出来,废寝忘餐,想问题连头发都想白了。你们有些人只想睡懒觉,既想开悟又要了生死,随随便便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呢?修行象打仗一样,一人与万人斗,黄檗禅师说:“学道犹如守禁城,紧把城头战一场;不经一番寒彻骨,焉得梅花扑鼻香?”一个人与一万个人斗,哪一万个人呢?就是种种的妄想。正念与邪念斗,叫万法归一。你跟一万个人斗,那就要拿出全身本事来,睡着不起来懒是敌人,好吃贪吃是敌人,无明火烧是敌人,贡高我慢也是敌人。

昨天有人打电话来,是个不听话的,懒得不得了,什么也不肯做,天天往外跑,去化缘,我要赶他走,停发单钱,普佛钱也不给他,他就打电话来跟我闹,说我逼他,叫我不要逼他上梁山……上什么梁山?我在家里等着你,你来杀吧,我怕你杀?

我这么大年纪也死得了,我死了你也活不成,看哪个厉害?这也是斗,这是正气与邪气斗。

你想睡觉我就是不给你睡,看你怎样?你肯到禅堂来一跑,睡魔就跑掉了。你们有的还闹笑话,三藏十二部经典不看,专看那些不三不四的,看报纸不看国家大事,专看谈恋爱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越看越糊涂。我们以前读书,读唐诗、读佛经,读《劝发菩提心文》与《释迦成道记》,除了这些没有别的好读。你们现在有的连《忏悔文》都没有读熟,如何当悦众呢?忏悔好象洗衣粉,衣服脏了放些洗衣粉,一泡一洗就干净了。你们一天到晚妄想纷纷,吃喝玩乐,嫉妒猜疑,无明火一起,把《忏悔文》念一遍,把心洗一洗就清净多了。“弟子众等,自违真性,枉入迷流……”违背了自己的真性,冤冤枉枉地流入尘劳妄念,流到那些脏水污水里去了。你看桂花潭的水多干净,厕所里的水多脏,干净水流入厕所里,多冤枉呀!

清净水变成了污水,那只能做肥料。《忏悔文》又叫观文,不能嘴巴在动心不念,是要观想的。经过心里这把筛子来筛一筛,过过滤,消消毒,污水就变成了清水。

过去祖师作偈文:“生逢中国,常遇明师,正信出家,童真入道,人身难得,佛法难闻,中国难生”。我们现在生在中国,中国出圣人,多少善知识,多少祖师,多少佛菩萨应世而来。广东有很多肉身菩萨,云门祖师也是肉身菩萨,他圆寂后在塔里十三年,托梦到京里一位大臣:“好闷呀!我在塔里这么久了,赶快把塔打开来呀!”于是上奏皇帝,皇帝说:“文偃大师道果圆满,现在托梦奏来,就去云门开塔吧!”宝塔打开,只见云门祖师肉身如故,眼睛微微的闭着,还有血气,嘴唇红润,毛发与指甲仍然生长,肌肤还有弹性,象活的一样(这是有历史记载的),就把他的肉身迎请进京供养两个月,后来再托梦:“我要回去了。”又把他送回云门来。你看,祖师有多大的灵感,死了还不腐烂。有个比丘尼死了三年,挖出来没有腐烂,还象活生生的一样。其实肉身不坏,要靠自己的戒定慧的。

九华山这地方很有灵气,很多师父一天到晚诵《地藏经》,熟得不要本子,我们则连《忏悔文》都读不熟,还看闲书干什么呢?你该把《金刚经》读熟来。那时候,五祖传六祖就是传了一部《金刚经》,从“如是我闻”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六祖菩萨就豁然大悟,“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就是一部《金刚经》使六祖大彻大悟了,所以你把《金刚经》背熟来就开悟啦!“无人相,无我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老师讲都讲不得,讲了就跟老师斗嘴:“你自己不上殿,要我上殿?你自己不做,叫我做?”这就是世人的习气毛病,人我是非,嫉妒猜疑,你一动他,他就盯着你,不服从,这都是不懂佛法。


过去祖师开了悟,对皇帝还是很客气很尊重,那时皇帝问云门祖师:“如何是禅?”回答:“圣主有问,臣僧有答。”称皇帝为圣主,自称臣僧,他就是这样地尊重皇帝。唐朝有位祖师,听到别人在争论:“皇帝要不要拜佛?”他就说:“皇帝不要拜佛,皇帝也是佛嘛。”你看祖师对皇帝多么客气尊重。本来一切众生都是佛,皇帝当然也是佛,说得皇帝高兴万分。要皇帝信仰佛教,弘扬佛法,当然要随机说法,看皇帝的机感是什么,那位祖师一炮就打响了,皇帝自然而然将佛法兴盛起来,尊重佛法,尊重出家人。

真正的佛法是对机说法的,你是烧锅炉的,就跟你说如何把锅炉烧好,不要浪费,要经常检查,不要把锅炉烧爆炸了,这就是佛法。劝导小孩子不要睡懒觉,好好读书,也是佛法。你们学写字,学画画,既是陶冶性情,也是庄严国土。寺庙里写对联,用文字表彰文化道德,也是佛法。农村的老百姓来了,放个香炉在外头,让他们烧香拜佛,对他们说:“烧烧香,拜拜菩萨,菩萨保佑你家里如意平安。”

他们就高兴了。对那些干部说:“恭喜你升官发财。”他也高兴得不得了。所以一切法都是对机而说的。我们在禅堂里不能说升官发财、消灾延寿,我们是要明心见性,认识自己是谁。

皇帝问云门祖师:“如何是禅?”回答:“圣主有问,臣僧有答。”你有问,我有答,这个就是禅,你要体会这个东西。

提起话头来,参!


[PR]

by miaoshanshi | 2018-03-24 17:47 | Comments(0)


<< 曾国藩:交友之道,终身受用!      现代人的报应,为什么来得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