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高の享受

miaoshansh.exblog.jp
ブログトップ
2016年 09月 27日

《菩薩戒指要》(續9.27)--摘自「法鼓全集」・聖嚴法師 著


b0348023_20013417.jpg

四、明末的出家戒

從明末的諸大師,如袾宏、智旭等的著作中,可以知道當時的出家僧眾不守戒律,不重威儀,是普遍的現象。那也正是佛教沒落,受人歧視的原因。因此當時有兩位非常重要的比丘出現︰第一位是雲棲袾宏。他在三十歲那年出家,便在中國歷史上有名的昭慶律寺受戒(註一)。北宋時代的允堪律師就曾擔任過此寺的住持,所以袾宏特別重視戒律。

憨山德清(西元一五四六-一六二三年)對袾宏的戒律觀念和貢獻的介紹,有如下的一段話︰「佛設三學以化群生,戒為基本,基不立,定慧何依。思行利導,必固根本。第國制南北戒壇,久禁不行。予即願振頹網,亦何敢違憲令。因合眾半月半月誦《梵網戒經》,及比丘諸戒品。繇是遠近皆歸。」(註二)

由於袾宏舉辦傳戒法會和弘揚戒律,而有其弟子及再傳弟子對戒律的繼續弘揚。澫益智旭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位(註三),而智旭對戒學的貢獻遠超過袾宏。也可以說袾宏雖有弘揚戒律的熱誠,但是對戒律的態度不是站在律師的立場,而是站在中國禪師及法師的立場。因此智旭就說袾宏對於「開遮輕重,懺悔之法,尚未申明」(註四)。所以引發了智旭對於戒律的弘揚,是站在正統的諸部大律的觀點,撰寫了更多有關大小乘戒律的著作。

另外一位是古心如馨律師,他的年代幾乎和袾宏同時。也可以說他是近代中國出家戒另一個新源頭的開始。

他出家後先受沙彌十戒,然後未受比丘戒就到五臺山朝拜文殊菩薩的聖跡。因為他已知道,若要求得比丘戒,須從十位清淨大比丘舉行的授戒儀式中接受。這在當時的環境而言,乃是相當困難的事。後來他讀《華嚴經》,知道文殊菩薩所在的地方是常住的清涼地,因此他相信朝禮文殊的道場五臺山,一定可見文殊菩薩為他授戒。他就從江蘇地方出發,經過三年的跋涉,到了五臺山,忽然見到一個形枯髮白的老婆婆,捧著一件舊袈裟,從樹林中出來,並且問他︰「你來做什麼?」他答︰「求見文殊。」老婆婆就說︰「此衣亡兒所遺,你來求戒,便應贈你。」言訖即不見,只聽到有人喊他︰「比丘!比丘!文殊在此。」使得如馨如夢初醒。自此便覺得大小乘的戒律規則,猶如從他自己心中自然流注而出。因此回到南方,中興戒法。他曾主持三十餘所寺院,得戒的徒眾上萬(註五)。他所流傳的戒律著作,雖僅《經律戒相布薩儀軌》一卷,已可窺知其戒律思想的大概。他雖以弘揚戒律為名,也的確是以戒律為主,但其對於禪、淨土、華嚴、密等諸宗的概念,大小乘顯密諸經之行法也納入其中。在此以前的中國戒律著作,都不會有如此的包容性和複雜性(註六)





法鼓全集:
http://ddc.shengyen.org/pc.htm

b0348023_21062439.jpg


by miaoshanshi | 2016-09-27 05:00 | Comments(0)


<< 楞嚴經通說第21集 見輝法師      业障清除的五种表现 >>